張獻忠“千船沉銀”的傳說,一段流傳300年的藏寶傳說和圍繞它的暴富夢


四川省 眉山市彭山区 江口镇 , 一个普普通通的江边小镇。11年前,一个农民在河岸边捡到的银锭,让300年前张献忠“千船沉银”的传说,有了现实依据。11年来,宝藏刺激着人们的寻宝热情,有人弄来专业的潜水设备,潜入江底进行打捞。直至公安部门近日宣布破获了10个犯罪团伙,近似疯狂的打捞才终于停止……

張獻忠“千船沉銀”的傳說,一段流傳300年的藏寶傳說和圍繞它的暴富夢

“石牛對石鼓,金銀萬萬五……”很多老成都或許都聽過這首民謠。它說的是明末在成都建立大西政權的張獻忠,兵敗退出成都時,把數以千萬計的金銀財寶以“千船沉銀”的方式秘密隱藏。誰發現“石牛”對“石鼓”的記號,巨額寶藏就將重見天日。

300多年來,清朝政府、民國川軍都曾展開過瘋狂的尋寶。而有記載的藏寶地之一——彭山江口,由於不時發現明代銀錠、錢幣等文物,更引來無數淘寶人。那麼,張獻忠“千船沉銀”的傳說果然為真嗎?

2015年12月25日,由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彭山區文化廣電新聞出版局組織的“江口沉銀遺址”保護和考古研討會在彭山舉行。來自中國社科院、故宮博物院、中國人民大學等機構的考古、歷史及文物專家集體簽署了“意見書”。專家們認為,通過比對在江口出土的文物和歷史文獻,基本可以確定“江口沉銀”的記載可信。而最終的結果,則要留待紮實的考古之後才能揭曉。

張獻忠千船沉銀,史料記載很多。然而張獻忠沉銀的數量、地點,均說法不一。而且,史料記載是否真實,專家們仍有不同看法。

藏寶傳說撲朔迷離

史料記載,張獻忠起義之後,曾一路燒殺搶掠,搜刮了不少財寶。 《明史·張獻忠傳》中記載,張獻忠的大西軍1636年攻破河南許州時,“獲物資巨萬”;1641年攻破湖北襄陽,搶得巨額軍需餉銀;1643年,攻破武昌楚王府,“盡取宮中金銀各百萬,輦載數百車不盡”……還有史料記載,張獻忠“發銀六百餘萬兩,賑濟饑民”。據此,有專家大膽推測:張獻忠建立大西政權後,他的財富也許已達幾千萬兩白銀之多。

然而,張獻忠1644年在成都建立大西,1646年便亡國。如此巨額的財富去向何處?

在清人吳偉業所著的《綏寇紀略》中記載:張獻忠“移錦江而涸其流,穿數仞,實以黃金瑤寶……然後決堤放流,名曰'錮金'。”意思是張獻忠攔斷錦江的某處,把億萬財富埋入其中,最後放水淹埋,讓後人找不到。這個說法,《明史》也認可:“用法移錦江,涸而闕之,深數丈,埋金寶億萬計,然後決堤放流……”張獻忠的寶藏,似乎就埋藏在錦江的某一段。

另一說是張獻忠財富藏在彭山。清人楊鴻基《蜀難紀實》記載:“於是括府庫民兵之銀,載盈百艘,順流而東。至彭山江口,初心忽變,乃焚舟沈鏹而還。”這是說張獻忠主動沉銀在彭山江口處。但曾出任明代將領楊展幕客的費密則在其所著的《荒書》裡這樣寫道:“丙戌正月,忠盡括四川金銀作鞘,注彭山縣江。楊展先鋒見賊焚舟,不知為金銀也。其後漁人得知,展始取以養兵。”意思是楊展在江口與張獻忠部隊打了一仗,後來通過漁民撈起的東西,才知道水下有財寶。而與張獻忠同時代的彭遵泗寫《蜀碧》時,也稱“獻忠率兵十數万,裝金寶數千艘,順流東下,與展決戰。展聞,逆於彭山之江口…… ”

張獻忠究竟有多少財產?又把這些財產藏到了何處?不僅歷史記載各異,現在的專家們看法也不一致。 2010年12月30日,國家清史纂修領導小組辦公室張建斌撰寫文章《尋找張獻忠寶藏三百年》,懷疑張獻忠之財還在江口。而曾專門研究張獻忠、著書《張獻忠傳論》的巴蜀文化研究專家袁庭棟,則認為張獻忠藏寶說的真實性值得懷疑。他告訴記者,“作為官方正史的《明史》曾記載張獻忠在四川殺人'六萬萬'。但清朝時整個中國的人口才'四萬萬',可見即使是官方的記載,也並不完全可信。”

儘管史料記載各不相同,尋找張獻忠留下的巨額寶藏,從清代開始就從未斷絕過。

三百年尋寶不斷

最早對張獻忠財富打主意的,是清朝皇帝。 《彭山縣志》上記載:“乾隆五十九年,冬季。漁者於江口河中獲刀鞘一具,轉報總督孫士毅,派員赴江口打撈數日,獲銀萬兩並珠寶玉器等物。”而《清文宗實錄》記載,在道光十八年(公元1838年),清政府再次派人到錦江實地勘察,因找不到確切地點而中止。而記者在官方修訂的《大清歷朝實錄》中看到,咸豐三年(公元1853年)時,翰林陳泰初說親眼在彭山見到過居民在河裡撈到銀兩。於是,咸豐帝命成都將軍裕瑞“按所呈情形悉心查訪,博採輿論,若知其處,設法撈掘”。當然,此事最終沒能得手。

關於尋找張獻忠寶藏最轟轟烈烈的事件,當屬1939年川軍在望江公園外錦江河上的尋寶行動。在成都市檔案館,至 今 仍 館 藏 有 一 份 編 號 為0930022011、名為“四川省會警察局卷宗”的檔案。檔案館研究員姬勇介紹,這份檔案是當年主持尋寶發掘的川軍高級將領幸蜀峰向省政府打的報告,稱為了支援抗戰提供財力,希望根據史料尋寶。而這份報告獲批後,幸蜀峰帶著上百名工程技術人員在望江公園外攔斷錦江。

令人驚喜的是,僅僅一個月之後,傳說中的“石牛”就出現了。袁庭棟說,此事當時轟動了整個四川。因為石牛的出現,正暗合了“石牛對石鼓”的歌謠,預示了寶藏真的存在。然而隨著工程推進,工程人員雖然還挖到了刻有“張”字的條石,並且搞了金屬探測儀進行勘察,結果後來只挖到了少量大西的“大順通寶”銅錢。後來因為錦江汛期到來,此次驚動了軍政兩方的行動就此宣告結束。

袁庭棟說,當年川軍抗戰需要資金,也許情急之下,只是按民謠指引,隨便找了一個地方便開挖。至於為何會有關於藏寶的民謠流傳,袁庭棟透露,也許是張獻忠有意為之。 “張獻忠是一個非常狡猾之人。他在四川的幾個大仗,都編順口溜激怒明軍,最終讓對方鑽進了自己布的陣法之中。而民謠裡的線索,便是布下迷魂陣,讓明軍因貪欲忙於挖寶無暇追擊自己。”袁庭棟甚至認為,張獻忠或許根本就沒有巨額寶藏可藏,“因為他的政府收入來源全靠此前的燒殺搶掠,這些錢或者早已用掉,即使後來敗走,也不可能沉船,因為張獻忠不是瘋子。更何況,千船之銀數量至少上千噸,這種說法過於誇張。”

有意思的是,1993年,彭山政府為搞清江口沉銀之謎,也曾邀請了四川地礦局的物探大隊在江口一帶進行勘探。當年主持發掘的工作人員李明雄透露,他們當時發現了7個磁異常點,這預示可能出現金屬物。 2009年,中國地質大學的專家也曾在江心發現了一處長7米、寬兩米的異常點。

最近幾年,尋寶又熱——彭山江口連續發現了明代官銀、張獻忠大西政權的金冊以及金幣等文物。一個曠世寶藏的秘密,能否在未來解開?

金冊銀錠現身助力解密歷史?

彭山江口近年重新吸引外界目光,始於2005年4月。

彭山文管所所長吳天文透露,上世紀90年代,陸續有百姓在江中撈出銀錠等財物。因此2005年彭山江口鎮岷江大橋引水工程施工挖到“黑坨坨”,便又炸鍋了。據說,當時挖掘機挖到一塊大木頭。而在附近搬石頭的工人看到裡面掉了東西出來,一擁而上,撿起來就跑。接到報案以後,文管所工作人員和當地民警趕到現場,“當時什麼都沒有了,只看到一根爛木頭還留在河灘上。”

然而,正是這段爛木頭引起了吳天文等人的注意,“這是一段青岡木。根據史料記載,張獻忠曾用青岡棒裝過銀兩。”原來,根據彭山民間傳說,張獻忠為了帶走寶藏,把防腐性能極好的青岡木鋸成兩半,中間挖空,再把銀錠塞入其中。由於外形只是一根木棒,因此極易避人耳目。

那這次挖掘機挖到的是不是銀錠呢?隨著公安的介入,村民們陸陸續續把撿到的“寶貝”交了出來,果然是7枚銀錠。記者在彭山文管所看到,這些銀錠已被腐蝕成黑色,但其上仍可見“五拾兩一定”等字樣。銀錠的圓弧底部,還刻有“廬陵縣”“沅陵縣”“清江縣”等字樣。 “當時我很好奇,為什麼7枚銀錠裝在一起,但銘文顯示的產地卻不一樣?而且集中在湖南湖北呢?”吳天文開始查閱各種史料。當他把這些銀錠上的地點連在一起,發現這正是張獻忠當年的作戰線路。 “由此可以推斷,當年張獻忠在湖南、湖北一帶行軍作戰以後,把部分搜刮來的財物帶到了四川。”

驚喜接踵而來。

2011年,江口河道清淤,挖掘機竟然在2005年挖出銀錠的位置又挖出了東西。吳天文說,這次發現的東西有一頁金封冊、一枚印有“西王賞功”的金幣,以及一些碎銀。記者在文管所看到,這頁金冊長12厘米、寬10厘米、重730克,上刻“維大西大順二年歲在乙酉五月朔日壬午”“皇帝制曰朕監於成典中官九禦”等字樣。吳天文稱,這可能是張獻忠在成都稱帝以後,頒布的某種法令的第一頁。經有關專家鑑定,金冊為國家一級文物,而另一枚印有“西王賞功”的金幣,也被認為是存世的為數不多的張獻忠大西國金幣之一。

吳天文表示,正是江口發現的文物越來越多,才引起了專家注意,最終有了這次專家論證會。而此次前往彭山的專家也一致認為可以在此進行水下考古發掘。

展開科學考古,這個建議就連不相信藏寶論的袁庭棟也表示了支持。 “因為江口的確是張獻忠部隊作過戰的地方。張獻忠不一定在此沉銀,但或許戰船上也帶有軍餉、兵器等物資。展開科考,至少有助於了解張獻忠的行軍路線、徵餉方式等,可從一個側面反映明末的社會經濟,揭開歷史的面紗。”

网友评论3

  1. 地板
    匿名:

    无主之物 属于国家。你挖到的要上缴,捡到的要上缴,祖传的也要上缴

    2017-04-19 下午4:52 [回复]
  2. 板凳
    匿名:

    找出来一定要交给国家。都是国家的。烈士们为我们打下了几万块一平的房价的土地!你凭什么据为己有。

    2017-04-19 下午4:52 [回复]
  3. 沙发
    匿名:

    们都不能挖,只有我能挖。民间保存的都不是文物,只有在我手里,博物馆里的才市文物,民间文物就是非法,嘿嘿嘿

    2017-04-19 下午4:53 [回复]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